辙世

爱瞎玩网 张慕樵
爱瞎玩网 爱瞎玩  爱瞎玩网 2015-08-04 10:44:34  评论()

原标题:辙世

函宇死后,我和小米离开长安回到了漠里,那一年,我才开始真正的明白,长安,那是永远都不会长安的地方,回到漠里后,我和小米就再也没有回过长安,也不愿再提起有关的那些人那些事,因为那里埋葬了我太多的亲人。很...

 1.jpg

函宇死后,我和小米离开长安回到了漠里,那一年,我才开始真正的明白,长安,那是永远都不会长安的地方,回到漠里后,我和小米就再也没有回过长安,也不愿再提起有关的那些人那些事,因为那里埋葬了我太多的亲人。很多事情就都只能变成我们随着时光而渐行渐远的回忆。

两年前,我和洛瑶因为函宇而留在了玉荷苑,那段日子过的很平静,函宇和小米偶尔来玉荷苑看我们,给我们讲一些宫里发生的事,函宇会经常给我们说一些朝政要务,比如说关外的哪个小国又向我们称臣了,哪个大臣给他提了个很好的建议之类的话。我看着他越来越有皇上的样子而暗自心喜,而小米总会给我们说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比如说她是如何发现了宫里的哪个有问题的太监和哪个宫女勾奸成对,意欲私逃。上早朝的时候,她又是如何发现了哪个大臣昨晚可能没睡好,这样的话不知道她说了多少。

洛瑶嗤之以鼻,语气冷冷地说:呦!皇后娘娘,以前没进宫的时候还真没发现你还有这样的喜好,连太监和宫女的那点事都这么清楚,您在后宫没少忙活吧,唉…你说这到底是哪个太监呀,这种事都能被发现,也太不小心了!

就这样,在他们的陪伴下,一个又一个清冷的黎明变成了一个又一个醉人的黄昏。

我在玉荷苑为大哥他们立了灵位,每日为他们焚香,希望他们的在天之灵可以得到永久的安息。就如当年的我们,希望百姓可以永久地安居乐业一样。如今看着函宇和小米将天下治理很太平,我经常在想,要是大哥他们还在的话,我们所有的人,一定也可以很太平的活着。不再有漫长的逃亡,不再有血腥的厮杀,当然,更不会再卷入这个江湖的恩恩怨怨。玉荷苑的日子虽说过的安逸平静。我们却一点都不喜欢这深宫高墙内的生活,当初函宇下旨,命工匠建造了玉荷苑,他希望我可以在长安多住一段时日,他刚坐皇位不久,有些事他难以料理,朝廷上下都是前朝的人,文武百官也没有可以让他完全信任的人。为了助函宇得到这个江山,让百姓能够过上太平的生活,我们死了太多的亲人。我们都深知这一切需要我们用心去守护。而且,洛瑶中毒已久,虽说没什么大碍,但留在宫中也方便医治,也不枉韩破每日来送药。于是,洛瑶才决定和我一起先留下来,待函宇完全可以独自料理朝政,明辩是非忠奸。她中的毒完全解了,我就和洛瑶一起离开,她做她的城主,我过我的日子,到时候希望小米可以和我一起回漠里,然后和小米好好的过日子,以后哪里也不去了。说到漠里,那是我最爱的地方,在漠里可以吃到雨薇姐做的菜,我都两年多没吃过了,她做的菜真的很好吃,大哥在的时候也很是喜欢。也不知道雨薇姐她一个人在漠里还好吗,有没有想我们。身处长安,更多的是希望早日离开。可这个世上的等待大多是漫长而痛苦的,这个过程需要等着的人对突然暗淡的时光有足够的容忍。痛苦,漫长,时光是刑场上的刽子手,没能给予我们一丝一毫在痛苦中喘息的机会,应当承受的东西,定会如期而至,从来都不会减少。我们为了更好的忍受等待中的孤苦与无奈,总会找到很多的消遣方式,以此来熬过这个漫长的过程。除了玉荷苑的玉殿,玉池的玉毓亭是我们待过时间最多的地方,不过自从我们住进苑内,洛瑶就给它重新起名瑶池,原因很简单,她想叫它什么它就叫什么,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她叫木易洛瑶。

瑶池正值繁华时,池中花每一朵都娇娆地绽放着,香气紧紧锁着瑶池。这样的地方,或许更适合邓三虎那样的有志之人群集,为国为民,单单不为己,而推杯换盏,豪言壮语一番又一番。不过我们讨论的东西永远与江湖无关,更与皇权朝政无关, 这样说来我们是地地道道的无志之人,最起码现在这样认为自己无志,这是没有错的。大多闲暇的时候我们一起坐在瑶池中心的玉毓亭里谈天论地,讨论我们离开长安后我什么时候能真和小米成亲,什么时候能真的有孩子,男孩还是女孩。孩子取什么名,孩子长大后是应当狩猎还是应当丝织。或者应当……这就是我们所谈的天所论的地。与那些有志之士相比,我们的天或许真的太小,我们的地或许真的太窄。可是无志的我们都知道,守好我们自己的天地是很难的。可是无论多小多窄,守好又小又窄的它,我们自己的天下就能永久的太平。一个小小的长安城,却让整个天下都不能长安,那么多的人在江湖的血雨腥风中变成了雨变成了风。这里面有多少有志的人,又有多少无志的人,到最后他们都还不是得到一个雷同的归宿。很庆幸这些我能明白,洛瑶也明白。

洛瑶说:子承父业,我觉得你们的孩子应当要饭,就像你和你的杜钺汐,不对应该是和你的杜小米一样。

我说:杜钺汐和杜小米有区别吗?

洛瑶点点头:是同一个人,可是不同的称呼,前者是人家还不认识你的时候,和你在一起要饭之后不就成了你的杜小米了吗,唉!可见当初的你有多可怜,虽然你现在也可怜,你可怜就算了,可是你连累人家和你一起可怜,你听听,杜小米,连名字都跟吃的东西有关。

我笑了笑,说:木易城主,那你什么时候成亲呢?

洛瑶看着我,峰眉如刃,目光如井。

我…我不会成亲的,永远都不会!

为什么?我问道。

她说:没有为什么,不行就不是不行…

突然,她看了看我,诡异的笑了。

你笑什么?

洛瑶说:其实也没什么,我就是突然很想知道这瑶池的水有多深,把你扔下去我不就知道了吗。对吧!

没躲过她的一掌,我掉进了她所谓的瑶池里!她站在亭子里静静地看着狼狈不堪的我,似乎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

我大声的发泄着我的不满,因为我真的很不满。

我大声的说:你…你下次能告诉我一声再打吗?上次你将我从屋顶推下去我的腰到现在还没好呢!

洛瑶拍了拍手,说:呦,上次那点破事你都还记着呢!

我擦净脸上的水,生气的说 :“废话,换做是你,你记不记得呀!我告诉你我很生气,来玉荷苑这么长时间里,你将我从屋顶推下去了三次,还有两次是被你踢下去的,这次你又一掌将我拍下来,本来我早准备好了可你这次为什么不用脚踢我?

她瞪大眼睛,说:呀!实在是小女子失礼呀!下次吧,下次我一定改脚踢!对,就这么定了!

我生气的跺跺脚:休想,还不拉我上去!

她瞪大眼看着我说:这么低!还用我拉,再说了本城主也没那个心情,哦,对了,瑶池里淤泥应该是很深的你最好别乱动,我走了!

低头我才发现水已经到我腰上了,准确的说是我陷下去了,完了,肯定是刚才我生气的时候一跺脚才陷下去的,我大喊,“救命啊!!救命啊!“

看我在水里狼狈不堪,吓坏了苑内的太监和宫女,我突然想如果我被淹死了,那么他们一定会被皇上下道杀个头或者诛个什么八九族之类的旨,而我也就是死的难听一些,传出去也不过就是一个男子汉大丈夫被泥水给溺死而已,想到这里我觉的貌似他们比我冤,可太监怎么会有那么多后代呢,而且还八九族,莫非真像小米说的那样有极个别假太监在暗中勾搭宫女,即使这样有后代也不够诛啊,我深深惋惜皇权的威严因为太监后天的生理缺陷而无法在太监身上得到很好的体现!真佩服自己可以在这样的处境下可以想这么多,水真的很凉泥真的很深,虽说太监是不完整的男人,但是,此刻他们因为救我而显得他们很完整,这样的生活很快就过去了一年。

次年春,苑内的荷花很守时地开放,函宇和小米也依旧隔三差五的来玉荷苑看我们,给我们说宫内新发生的事,我们也依旧听着,就像我七岁那年和妹妹郁娇一起围着药池,听林叔讲当归的故事那样,趣味无穷。以为一切都会太平的过着,长长久久。世事难料,最终那一池的繁华在另一个最合适的时间里没有逗笑心中那个一直最合适的人,而且再也不可能了。

洛瑶死后,长安下了一场大雨,比起记忆中走丢了妹妹的那场雨,有过之而无不及。我带洛瑶回到了月眠城,昔日华丽的月眠城在几年的风雨中已沦为一座孤城,苍老斑驳,一如自己对这里的记忆。原本白色的城墙被青色的苔绿残食殆尽,云雾袅袅。月眠城的人在七年前的那个夜里几乎全部惨死,仅剩下木易洛藤和木易洛瑶,如今城内只有木易洛藤爷爷一个人,他一直在等洛瑶回去,因为他相信木易一族的人会好好地活下去,即使就剩他一个人。我抱着洛瑶在她耳边轻轻地说:我带你回家了,我们终于离开长安了…你看到了吗?木易城主!

四周的风在城里烈烈作响,白色的雾气像极了那些白色的孤独亡灵,四处飘荡,空游无所依。他们的王回来了,不知他们可有看到。我一步步向城中走去,这座城给我的记忆也一 一被唤醒———那些冷月未眠的夜里洛瑶一袭白衣站在落满月色的城楼注视着整个灯火通明的月眠城,那些满城百姓笑语臣服的日子里,洛瑶冷艳高傲的成了月眠城第一位女城主,只是这一切对我来说都来的过于突然。在城内我看到了顶着一头白发的洛藤爷爷,几年不见,他的脸沟壑遍布,愈显苍老。我知道他一直在等着他们的城主回来,我也知道此情此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也是他从不愿去想的。那一天,他那双苍老的眼睛神色逐渐黯然,他脸上的沟壑被泪水彻底填满。按照木易一族的规距,城主要埋葬在月眠湖畔。可是洛瑶要葬在月眠湖底,因为她是唯一一位女城主。

我在岸边看着那冰冷黑色的岩把湖水染成黑色,湖畔是白色的墓碑,上面记述着每一代的城主,洛藤爷爷在岸边操纵着机关,平静的湖水开始翻滚起来,巨大的黑色漩涡在黑色的石岸吐出白色的水花,我眼睁睁看着洛瑶慢慢地向湖底沉入,她白色的衣袍在黑色的漩涡中舒展开来犹如一的尊贵白莲从神霄降落人间然后自由地绽放,我扶着黑色的岩石看她安静的脸随身体彻底下沉,黑色的湖水瞬间席卷她的身体漩涡开始变浅最后又变的平静,又静的可怕,湖水像一道伤口慢慢地在我眼前愈合也无比的疼痛,我低下头眼睛模糊起来滚烫的泪点从眼角划落砸在黑色的石岸砸在冰冷的湖面发出孤独的声响。

洛藤爷爷说月眠湖畔葬着每一代的城主,而洛瑶是唯一的女城主,月眠湖就是为她开凿的,她死了之后就要葬在湖里,月眠湖的机关也就在葬了她之后失效了,从此以后月眠湖就没什么特别的了,这就是江湖传闻的‘’波袭“都认为波袭是的武林绝学,不知有多少人为它而死,七年前武林各门各派打着惩恶扬善的旗号进攻月眠城就是为了它,其实它只是月眠城上乘的机关术而已。

对于洛瑶的死,我有太多的内疚,木易洛砚临死前说他希望我可以帮洛瑶拯救月眠城,可如今洛瑶也死了,他的在天之灵又怎会安息。洛藤爷爷说把洛瑶葬在月眠湖,等到来世依旧是尊贵的王,或许我从未希望她来世是什么城主,如果真像木易一族说的那样我更希望来世她是一个山野村姑,她会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姑娘然后找一个可以对她一辈子好的和她一样简单的人简简单单的成亲再生个简单的孩子一家人过着简简单单的日子然后简简单单的老去最后在简单的人的简简单单的哭声中简单的死去,若真能这样来世你可以不认识我。

在回长安的途中我一直在想着这些日子以来发生的事,我觉的这一切都发生的太离奇,洛瑶中的毒只要长期服药是可以解的,可为什么会越来越严重而且还会死,韩破!到底给洛瑶吃的什么药。再次回到玉荷苑那恐怖的情境又一次在心头一幕幕呈现——

瑶池里的花开的比去年还好看,我想我们又可以一起去看了,

今年的瑶池比去年还好看。我对她说。

她走到池边俯身折下一朵嗅了一会儿,起身将花插在发间,转身对我说,要饭的,你看,怎么样?

我想了想,说,什么怎么样,嗯嗯嗯,花好看!

她诡异地微微一笑,顺手拿下头上的花,她紧紧锁眉手中的花也掉在了地上,突然,一口血从嘴里吐出,倒在池边,嘴角开始不断渗出黑色的血。

韩破说洛瑶中了一种很怪的毒,他从未见过。宫中所有的医书也都没有记载。我怎么都不会想到连韩破这样的御医都束手无策,可韩破一直在医治她,怎么会这样,来不及多想,我带她离开了长安。那一年我又一次向这个冷漠的人世乞求,我希望这个恩怨纷争的江湖也一样可以神医济世。希望师哥师姐会是那神医,一路上她大部分的时间都在昏睡,醒的时间很短,在离开长安不久,她醒来过一次,那是她最后一次对我说话。她苍白的脸看着我,要饭的,我…我撑不住了,你听我说,那荷花有毒,韩破也有问题我想我早中的毒根本就没有解,这一切应该是有人设计好的阴谋,可能从我们进宫的那一天起就已经开始了!你不用救我了救不了的,我死之后把我带回月眠城,对于我的死不要过多的追究,你要带杜钺汐离开长安,否则她也会被害死,你要好好的对待杜钺汐,自从月眠城被屠城之后,你一直对我很好,尤其是在玉荷苑的日子里我总是捉弄你。尽管你没说什么,我却都懂。可木易一族那么多无辜的人都死了…我是城主…

说着眼泪开始翻涌,我还是看到她这个冷艳的城主哭了。

我安慰她,说,一定会没事的,我相信我师哥和师姐一定可以救你,你知道吗我师哥就是江湖上鼎鼎大名的云中飞羽乔安,师姐就是幻翼仙姑玉溪子。她们就住在仙伊岛,从长安到仙伊岛只要两天的时间,等你没事了我们就不回长安了,我和小米都跟你去月眠城,到时候你再捉弄我…

她嘴角微微的上扬,不知道她是不是笑了。

之后就只有马蹄一次次落地的声音,由于走的不是官道,日暮时分我们停留在一处荒郊,洛瑶一直昏迷着。我相信只要她坚持住明天她就有救了,眼前一条河含着落霞顺势撇下的余晖,映衬着在不远处飞起飞向更远处的孤鹜。暮色也顺势四合,我升起火来取暖,夜色也逐渐在整个天地间弥漫开来,夜风也开始有几分初秋的味道,我注视着怀中那张被火光充斥的无比寂静的脸。突然觉得夜变得漫长而难奈。

我低头注视着她说,你一定要撑住,明天就能到仙伊岛了,求你了…木易城主。她依旧昏迷。

借着火光,我将她抱得紧紧的,能让她在如此无助的长夜里拥有足够的温度。即使她感受不到。眨眼之间记忆似时光倒转一般回到二十几年以前,当年和七岁的妹妹逃难。在幽寒谷的夜里,幼小的身体相互靠着取暖,那时候依旧长夜漫漫,却不需要多余的温度。二十几个春秋,就这样在江湖恩怨与权贵皇朝的变迁中不知不觉得过去。我没有像娘临死前说的那样,把妹妹好好的带着。如今,我又用自己的温度来竭力挽留着另一个女子,愈发的觉得这个江湖冷漠缥缈,人事如魂。江湖事更是如梦一般虚幻不定。在江湖上有头有脸的人大多也早已是半人半鬼了。此刻我怀中的这个人就是一半人一半鬼,于我为人,于江湖则为鬼。杀了木易洛瑶,灭了月眠城,就可以搏得显赫的地位,成为朝廷的功臣和武林的英雄。这个名门正派口中的妖女已是一个垂死之人,现在杀了她易如反掌。只要刀法好一点一刀就可以杀了,她顺手也杀了我。然后昭告武林,自己杀了木易洛瑶,还杀了她的多少的兵卒。至于那些刀法不好的人,完全可以将我们乱刀砍死或者先将我们毒死再乱砍,依旧可以昭告武林。自己是如何光明正大的杀了木易洛瑶和她的几千兵卒的。对于我们而言都是死,只不过一个的死相难看些而已。这是武林大人物亘古不变的做法。可事实上是那些只会些花拳绣腿提着刀剑,整日嚷嚷着杀杀杀的人,此刻却又都不知道跑哪去了。一个都没有,我叹息他们、她们失去了一个成为英雄的机会。最后一丝火光最终在晨曦中熄灭。我才确切的知道一切都晚了,洛瑶的身体已经凉透。她还是没能坚持住,晨曦的雾气在草的叶脉上结成泪滴般的水珠,一旁的马时不时打着嗤鼻,从鼻孔里吹出白色的水雾。一切都如此的安静,我起身的瞬间,手触碰到在她眼角停留了好久才划落的泪滴,因为失去了应有的温度而冰冷刺骨。最终坠落在地上化为这个晨曦最简单的露,却终究还是带着最让人难以忘却的温度。几只野鹜顶着雾气悠闲地叫着,在不远处飞起又落下,落下又飞起……

眼前的瑶池已经丧失了一季的繁华,败枝残荷在风中摇摇晃晃,像极了这个看似太平的人世。大哥他们的灵位前香火依旧,我不在的这段日子里小米可能来过吧。此番回长安,于情于理都得查清洛瑶的死因,我对洛藤爷爷说了我们在长安的事,他也觉得洛瑶的死很奇怪。离开月眠城的时候我给了洛藤爷爷一封书信,让他去趟漠里交给雨薇,她现在可能已经看到了吧。眼前的瑶池边几个宫女走过,她们的身后已经是秋天了,我去找韩破,希望他可以帮我,奇怪的是他也不见了。我问了其他几个御医,都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韩破到底去了哪里怎么会没人知道,莫非他真的会像洛瑶说的那样。

洛瑶的死因根本没有一点头绪,就连韩破也下落不明,我到底该怎么办…只好去城外找以前要过饭的兄弟帮忙。

让开…让开 没长眼睛啊… 一个满脸胡须的大汉,驾着一辆马车飞速撞开来来往往的人,朝我这边来。街道顿时变得惊吵起来,所有的人都迅速向街道两边退去。由于太快,马车从我身边经过的时候我只短暂的闻到一种我从未闻到过的香料的味道。车主能用得起如此尊贵的香料想必非平常人,在路人愤愤不平的言语中有一个乞丐被撞倒了。

没事吧?我扶起那个乞丐,马车早已不见了。那个乞丐低着头连声道谢,他抬起头来看我,脏乱的头发下一双干净的眼睛打量着我,突然,他的眼睛瞪的大大的看着我,

兴奋地叫道,大哥 大哥…

良久我才回过神来,你是?

那个乞丐用手掀起了头发,我是 二灯…二灯你不记得了吗?

对,我想起来了 二灯 。 我笑着说,自从我们进宫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们。

大哥你在宫中不好好呆着怎么跑到这里来了?“二灯好奇地问。

我说:‘’这个以后再说,你先告诉我其他兄弟呢?“

二灯说:‘’都在城外,大哥要去吗?“

我重重地点点头。

果然像二灯所说他们都还在,

‘’兄弟们大哥来了,“二灯说。

…大哥 大哥 大哥 大哥………

‘’我可找到你们了,“我望着眼前熟悉的他们,我觉得我们又像几年前一样了。

‘’兄弟们你们为什么要离开长安,我找不到你们,这几年都去哪了?“我看着一个个熟悉的面孔说。

不知为何我的话让他们都不太自在的样子,他们都低下头沉默不语。

‘’大哥、你还没告诉我们你过的怎么样?“二灯突然问。

‘’是啊、是啊大哥你怎么样?“

对于他们的这个举动我很是不解,

‘’二灯…你们到底有什么事瞒着我,快说?“我盯着二灯大声地说。

二灯吞吞吐吐地说:‘’大哥,你们进宫之后我和兄弟们就等着你来带我们进宫过好日子去,结果我们还没等到你,我们就被赶走了。“

我好奇地问‘’谁赶你们走的?“

二灯说:‘’是…是…是你三哥刘煜。“

我还是不敢相信三哥会干这种事。

‘’对了、大哥你还没告诉我们你的事呢。“二灯机灵地说。

‘’我来就是看能不能找到你们,我想让你们帮我找一个人。“我说。

二灯说:‘’不知大哥要我们找谁?“

我看着他说‘’韩破“

‘’就是那个御医?“二灯好奇地问。我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请大哥放心,三天后你来这里。“

在回宫的路上我一直都在想二灯说的话,三哥会不会也与洛瑶的死有关呢,可三哥早就离开长安了,隐隐约约觉得这件事远远没我想的那么简单。又是一个黄昏,路人开始稀少起来,我想是时候去趟函宇哪里了,不知道函宇能否告诉我一些三哥的事情,如果真发生什么事,很可能与皇位有关而且一定会针对小米和函宇,希望不是我想的这样也希望与三哥无关。穿过朱门绕过一道道走廊和宫墙,富丽堂皇的宫殿在微微的夜色中吐出淡淡的光,尊贵庄严。等候片刻,眼前的宫殿里传来函宇的声音,“五哥,你快进来吧“

殿内,函宇静静地站着看着我,眼睛依旧如寒夜星辰般,看到我他开心的笑,还是安静地站着,华丽的龙袍裹着他瘦小的身子,片刻间,我感觉他还是那个倔强的少年,这被能工巧匠绣满世人欲望的龙袍也许根本就不合他的身。

‘’五哥,我听说你回月眠城了,你回来了,木易姑娘还好吧?“他笑着问。

我静静地说:‘’她死了“

他不解地问‘’这到底怎么回事?“

我说:‘’这个事一时半会儿说不清,我有事要问你,“

他走上前来拍拍我的肩膀说:‘’问吧“

‘’可有三哥的消息?“我问,

‘’啊…五哥你怎么问起三哥来了? 当初,三哥没进宫就走了你也知道的。“

‘’我是说他去哪里了,你可知道,这几年可有他的消息?‘’我盯着满脸疑惑的他问道。

他说:‘’三哥走后就没有来过长安,他去了哪里朕也不知道,“

‘’如此甚好、如此甚好……“我自言自语地说。

‘’五哥,怎么了,三哥出事了吗?“

‘’没有,我就随便问问。“

‘’对了,小米还好吗?“

他不自在的说‘’你说杜钺汐啊,她好的不得了,在整个皇宫就她不把朕放在眼里,还好有瞳妤陪着朕。“

‘’她欺负你?“我问。

‘’我才是皇上,她管的也太多了吧很多大事都是她自己处理的。“

‘’她处理的不好?“我问。

‘’也不是,只是这样一来就显得朕太没用,这样下去还有谁臣服朕呢!“

我笑了笑说:‘’我想现在去看看她,一起去吧?“

他摇摇头,说:“五哥,你自己去吧,朕不想见她,这几天各地诸侯送来了很多奏折我还没看完呢。“

我离开的时候看到了瞳妤,我想函宇最幸福的事就是在这空寂的宫殿里有她日日夜夜的陪伴,于是这个世上便有了很多些东西是经得起时光消磨的!

小米在后宫过得怎样我从不曾知道,总之她的宫女比长安城的侍卫都要凶,没想到想见到她会这么难。自古以来都传言皇帝后宫佳丽三千,可惜我在后宫没发现佳丽倒见到了宫女太监三千,我怎么都不会想到小米将整个后宫大一统,如此看来她不把函宇放在眼里太正常不过了,怪不得就连她的宫女都很凶。最终我透过一层层的纱帘我看到那个熟悉的影子,

‘’呦,这外面站的是谁啊,见了本宫怎如此无礼呀?“她的声音透过一层层的纱帘清晰地回荡在我周围。

我说:‘’草民…李隐,特来拜见。“

‘’李隐是谁啊……“他轻蔑地说,我转身准备离开。突然,听到她大声的叫道:‘’叫花子,你站住,“我转身透过一层层卷起的纱帘看到她身着金玉镶边的袍子,头上的饰物更是尽显尊贵,她静静地对身边的人说:‘’你们全都下去吧,一点都不好玩儿。“随后,那些正值芳龄的宫女一 一的退了出去。

‘’叫花子,你怎么来我这里了?“她好奇的问道。

我看着她,‘’你不是不认识我李隐吗?“

她瞪了我一眼, ‘’哼,谁让你一回长安就跑到萧函宇那里去了,我告诉你整个长安整个天下都是我杜钺汐的,我才是皇上。“

“那你是怎么知道我去了函宇那里的?“

她摆弄着自己华丽的衣服,

傲慢的说:“整个皇宫都是我的,就没有我不知道的,说吧来后宫干什么?“

‘’小米、你还好吧?“我问道。

‘’你来我这里难道就只是来看看我?有什么事快说吧,时候不早了说完早些离开。“

“小米、洛瑶她……“

他突然地说:“不用说了我早知道了…“

‘’你又是怎么知道的?“我惊奇地问。

‘’我已经派人去过月眠城了,还有别的事吗?“她冷冷地说。

我说:‘’我就是想提醒你小心些,特别是你身边的人,皇宫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我想你是清楚的。“

她笑着说:“你看我现在想要什么就有什么,一人之下,不…没有一人之下,我就是万人之上,谁敢动我杜钺汐,就是他萧函宇来了我也一样 杀 无 赦 ,我看呀,还是你小心些吧。“

她转身离开,头上尊贵的饰物泛着点点的光相撞着发出清脆的声响,身后,那华丽的纱缦在闪动的宫灯中又一层层地舒展开来,将她在我的眼中逐渐地隔成感觉越来越陌生的影子,只留给我感觉永远都不会陌生的声音…

“来人,送客…“

我在心里默默地说:“你还在撑吗?‘’

似乎我说的什么话都太多余,离开后宫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一弯弦月撑着冷清的天壁勉强地吐出清冷的光,也许只吐满了整个从未感觉温暖过的皇宫也许早已经吐满了整个长安城,月光冷冷的,秋,已经很深了。无论怎样,我都希望她还是当年那个女扮男装说自己叫杜小米还要帮我找妹妹的“公子‘’,还是那个嚷嚷着要和所谓的武林正派的大侠们一起踏平月眠城杀了木易洛瑶为武林除害的侠女杜钺汐,也希望她还是那个看穿所谓的名门正派后要和洛瑶一起老死在月眠城要跟着雨薇学做菜的世外高人,而不是如今守着这深宫冷苑和函宇一样孤独的皇后,很无奈的是她终究还是将人世沧桑忍受着,我只能希望她和函宇各自好好的活着为黎明百姓活着为死去的大哥他们活着,所有的人都能好好地活着,无论以什么样的方式……

回到玉荷苑,彻夜难眠,到底会发生什么事,二灯找到韩破了没有……

三天过去了,能不能找到韩破就看二灯他们的了,我按照我们三天前所说的那样去找二灯他们,希望他们能找到韩破,可令我恐惧的事还是发生了,二灯没有出现,其他的人也都找不见了。突然,一阵风裹着不知从哪儿发出的奇怪味道扑面而来,好像是什么东西腐烂了发出的,可眼前只有一堆朽木枯草,那是他们夜里睡觉用的,直到那味道越来越浓我才意识到是那里面什么东西发出来的,我试着用手去掀开那堆草,而有些草好像沾上了什么东西而黏在了一起,随后我看到一只紫黑色的手抓着一束枯草出现在我的眼帘,还有那快要裂开的双眼和发黑的尸体,一具、两具…都静静地躺在那里,他们的尸体都发紫发黑呈现出挣扎的样子,地上还有一些碎碗片,显然,他们都是被毒死的,而且在如此清冷时节都能嗅到尸体发臭,短短几天就能让一个人的身体腐烂到这种程度,是什么样的毒药下毒之人也太过于凶狠。我找了好久都没有找到二灯的尸体,可能他还活着…

“别看了,是你杀了他们。‘’

闻声,我转身看到了小米,她静静地站在那里

‘’小米…你…你怎么来了?“

“我若不来你早就死了。‘’她指着地上的两个黑衣人。

“他们是什么人?‘’我问。

‘’和你一样,反正啊,都不是什么好人,刚才被我偷偷地解决了‘’她略带戏弄的说。

“你说谁是我杀的?“我看着她。

她用手捂着鼻子,盯着那一具具发臭的尸体,“就是躺在你身后的这些和你一起要过饭的你的兄弟啊,要是那大饱还活着不知道该有多伤心啊!‘’

‘’此话怎讲?‘’我说。

‘’你之前肯定找过他们,否则谁会杀这几个要饭的,要是你没找过他们,他们现在还可能活的好好的在长安城里要饭呢。“她转身离开。

‘’我先走了,我出宫已经有一阵子了,要早回去,你早日离开长安吧,马匹我已经为你备好了。有些事别太较真儿不然的话会付出沉痛的代价,别怪我没提醒过你。“

我看着地上被小米杀死的黑衣人,愈发觉得事情的诡异。而小米和以前相比像变了一个人一样,我知道她是装出来的,我想她已经有所察觉了,她想一个人去面对即将发生的事,让我离开我知道是为我好…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应当去好好面对,一定不让洛瑶死的不明不白,这个真我较定了。时值黄昏,我看着往日那一个个简单的生命变成了一具具冰冷腐臭的尸体在秋风中静静地躺着,莫名的辛酸如潮水般在心间翻涌。忽然觉得就像小米说的那样是我亲手杀死了他们,可是现在我还有退路吗。对,我已经没有退路了,其实每个人活着的人在某些特定的情境中都是没有退路的,就像此刻的我处在这个萧条的城郊活在这个没有退路的时代。

暮色慢慢地降临,回到玉荷苑的时候看到了瑶池边站着小米的贴身侍女增月,对于她的出现我并没有过多的诧异,一定是小米让她来的。

‘’不知增月女官来我玉荷苑,所为何事?“我说。

“李大哥,我家主人叫你今夜离开皇宫。‘’

‘’这是为何?“我不解地问。

‘’这是我家主人的意思,请跟我来吧。‘’

“去哪里?“我问。

‘’李大哥,只需跟我来便是。“增月头也不回地说。过了好久,我们停在了一处亭子里。

我问‘’这是什么地方?你带我来这里干嘛?‘’

增月说:“不知道李大哥可还记得一个人?“

“谁?‘’我好奇地问。

增月说:“胡大。“ 听她这么一说,我突然想起当年在凤栖河边那个面色黝黑刺伤小米的人,不幸的是他学艺不精反被小米一掌打下水,由于凤栖河的水过于急湍没来得及救他就被水冲走了。

良久,我说:“记得,那个人曾经…‘’

“那个人就是我哥。‘’增月突然大声的说。

我问‘’你就是事后那个不见踪迹的小姑娘?你还活着太好了。‘’

增月语气冰冷地说:‘’哼,你和杜钺汐都没死我怎么会死呢!“

‘’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不解地问。

她露出了藏在衣袖中的匕首,‘’什么意思,哼!要不是你们,我哥就不会死,我为了杀你们才进宫我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增月,你哥的死完全是他咎由自取,你可要想清楚小米可是皇后,你即使杀的了我你也杀不了她的。“我说。

‘’哼,皇后,我是她的贴身女官她我还不清楚吗,既然你已经快成为一个死人了我就告诉你吧,我已经在她的御膳里下了毒,她命人为你已经备好了马匹让我来玉荷苑就是让你连夜离开皇宫,现在我杀了你,然后把你绑在马背上,你的死就神不知鬼不觉了,然后我再回去替她收尸,怎么样啊?“

我问道,‘’那你觉得你杀的了我吗?“

‘’不试怎么知道呢?“,说话间,她手中的利刃已经刺破夜色疾速而来,我纵身一跃而起踢在了亭柱上发出跶跶的声响,顺势一脚踢掉了她手中的匕首,她后退几步倒在了地上身体不停地抖动,‘’我杀不了你,你…你…杀了我吧。“

‘’你好自为之。‘’我转身离开,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一直困扰我的事情要发生了,而且就在今晚,只是希望小米不要中毒不然我怎么办。不久之后,我就看到了头顶那被火光照映着的红色天壁,不远处那座寂寞的宫殿已被熊熊的烈焰完全地吞没灼热的气浪向四周弥漫开来,火光照亮了整个皇宫。宫殿宏伟的穹顶化作飞舞的巨大火舌卷着正在崩塌的宫殿在风中晃动将黑夜无情地撕开,火舌犹如一道道旖旎流彩的华缦以不应该有的力度包裹着一道巨型的伤口使整个天地都因疼痛而呻吟着。火光中所有的宫女太监都在地上跪着,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函宇在哪里,那不是他的宫殿吗…还有小米呢她会不会出事。

‘’为什么不救火!为什么不救火…“我望着眼前的一切漫无边际的喊着。

‘’哈哈哈哈…我看谁敢…“

一个对我来说久违却无比熟悉的声音像一根毒刺一样将我深深的刺痛,我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三哥,怎么会是你?“我注视着突然出现的刘煜,无奈的问道。

“怎么不会是我…五弟,几年不见…别来无恙啊…“他不屑地说。

我问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函宇和小米呢?“

‘’哼!为什么这么做…我们打下的江山凭什么要归他萧函宇,当初我离开长安就是为了这一天。“他若有所思的说。

我压着心中无穷无尽的愤怒,‘’你…你这么做对得起死去的大哥和二哥吗?“

‘’你说冯辇和何诺,他们要是还活着我一样杀…我要杀了所有的人,挡我的人都的死,你、杜钺汐、萧函宇、何墨、潘良、欧阳雨薇、即墨飞雪,你们活着的人都得死,萧函宇已经葬身在这大火中了。“他指着大火面目狰狞的说。

‘’你杀了我,你放过小米还有其他的人。“

刘煜摇摇头说:‘’不不不,我说过了,你们都得死,我要杀你的话早就动手了,杜钺汐以为让增月带你离开长安就没事了,可是我太了解你了,你不是在查那木易妖女的死吗?好我告诉你,她中了我特制的毒药,你们不是喜欢那荷花吗我就让她因为花而死!韩破也是我的人,每天韩破都会在送药的时候加点我交给他的东西并且你们都不会察觉,因为每次下毒都有一定的量,而且只要控制好下毒的量,我想让她什么时候死她就什么时候死,当发现的时候就什么都晚了况且她本来就中毒,你说久而久之这样下去她会有好下场吗,其实她不必现在就死,要说这木易妖女不愧为城主果然了得,我发现她好像注意到什么不对了,为了避免节外生枝我就只能送她上路了,我就是要让你眼睁睁地看着你身边的人一个个死在你面前,我也要让你痛苦的死去,。“

我注视着眼前的刘煜,“洛瑶竟然是你杀的,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你为了皇位为了我你到底害死了多少人?“

刘煜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为什么,要不是因为你和即墨飞雪,七玄怎会跟着慕容九翎去送死,我先杀了你,然后再杀了即墨飞雪和潘良,你还不知道吧,林郁娇也是我害死的,其实我早就知道玉婉阁的那个烧火丫头就是你一直要找的妹妹,不然的话,她怎么会突然成为那里的头牌姑娘呢,只可惜她自尽了,否则现在的这场戏就更有意思了。‘’

我握紧了自己颤抖的拳头,“你连我妹妹都不放过,好,我今天为他们报仇,为他门报仇。‘’

顿时那些侍卒像疯犬一样从他身后蹿出来,我有力地挥动着自己的双臂,每当接触到他们身体的那一刻我似乎都能看到那些孤独的亡灵在我眼前做短暂的停留后消失,然后是他们因身体的骨头被我击碎而倒地呻吟的声音,刘煜静静地站在那里看着他的‘’犬‘’被我一个个的打死,拍手说道,‘’几年不见你还是那么厉害!不过你也有死穴,我不动手也一样可以杀了你,你现在的死穴就是她。“刘煜指着说,我看到一个满脸胡须的大汉押送着小米和二灯走来。

‘’怎么样,五弟!念在我们结义一场就让你选一个我可以留他全尸。“

我看着二灯,他旁边是脸色憔悴小米,‘’刘煜你把他们怎么了?“

刘煜笑了笑,说道,‘’这个姓杜的和这个臭要饭的太吵,喂她吃了点东西,你看现在安静多了,不过你放心…“

二灯无力地挣扎着,‘’大哥…你不用管我,我不怕死,你快救杜姑娘。“然后他紧紧地盯着我,淡淡的笑,嘴角不住地流下血,那个大汉看了看惊恐地松开了手,二灯倒在了地上,那个大汉对刘煜说:‘’大人,他咬舌自尽了!“

刘煜诧异地看着发生的刚刚一切,‘’臭要饭的还挺义气的,五弟,其实你一开始就有没选择了,她 必 须 死,动手!“

我看到那个大汉掐住了小米,我一个箭步上前,恰好迎上了一边的刘煜,没躲过他的一脚接着胸口一阵剧烈的疼痛,我退出了好几步才站稳。听那个大汉发出一个刺耳的呻吟,小米顺势倒在了地上,在那个大汉的身后我看到了增月,她手中的匕首已经深深地刺入了大汉的背。

闻声,刘煜看着增月,‘’你这个吃里爬外的东西,我让你不得好死。“

顾不了那么多,我忍痛一跃而起给刘煜重重的一脚,刘煜因我的一脚而倒在了地上,那个大汉也早已拔出了背上的匕首,增月已经倒在了那个大汉的脚下倒在了自己的血泊中。只见那个大汉像疯子一样转身冲小米走去…

‘’不要!!!!“我大喊着倒在了身后的刘煜的脚下,大口大口的血从我嘴里涌出,一阵阵的眩晕充斥着我,我眼前开始模糊起来,耳边断断续续传来刘煜鬼魅的笑音,我用力睁着眼看那大汉蹲下身子将手中的匕首刺向地上的小米。

‘’不 要!!“突然一个白色影子坠入我的眼帘,我听到利器刺穿肉体的身音,我仅存的意识告诉我洛藤爷爷和雨薇来了,之后刘煜的笑音突然消失,利器掉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还有宫殿彻底的崩塌的声音!我感到有温热的水滴时不时地打在我的脸上,一个很微小的啜泣声,“一切都结束了…“

当我再次清醒的时候我看到了瞳妤,她红着眼微笑着说:‘’李大哥,你终于醒了,你都昏睡了三天了!“

我看了看,说:‘’这是哪里?“

‘’我的寝宫,“瞳妤说道。

我问,‘’其他的人怎么样?“

瞳妤说:‘’只有小宇他…,对了,杜姑娘刚刚来过,她回玉荷苑了,穿白衣服的那个老爷爷两天前就走了,欧阳姐姐今天早晨才离开长安,这是他留给你的书信。“

我接过她手中的信来看…………………

我走了,御医说你已经没事了,你醒来之后就去玉荷苑吧,钺汐已经没事了她在玉荷苑,你要好好的待她,对于洛瑶的死不要过多的难过,相信她也希望你好好地活着,刘煜已经被我杀了,无论他做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如今都已成过去了,我这几天一直在想,当初你和钺汐要是一直向北走那么你们就可以不认识我了,人事都是无法预料的,我们曾发誓要让百姓过上好日子让长安真的长安,直到现在我们死了太多的亲人,出生入死的只有我们几个活着,可最终为了名利皇位又自相残杀,人心叵测比世事更加难料,什么是长安盛世?我想长安离我们都很近,每个人安安分分的活着便是长安。而永久的长安是不存在的因为人心不可能永久的长安,看似长安其实是一种真正的乱,而那些看似不太平的事都在不太平的发生着,世人有喜有悲有爱有恨那才是太平长安。江湖纷争和皇室的恩恩怨怨让我们彼此成为了这个乱世唯一可以依靠的人,比起慕容九翎、大宝、北宫七玄和街程我们都应庆幸彼此还可以依靠。你知道吗,我很羡慕潘良和即墨飞雪他们,还有远在外邦的王朗和浪迹天涯的何墨,他们才是长安人,世事岂是你我就可以左右的了的,你一定要好好的活着就算不为别的也要为你死去的娘和妹妹活着为洛瑶活着。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我决心遁入空门,你不要来找我,我也绝不再见你………………欧阳雨薇。

‘’欧阳姐姐其实很关心你的,你有这样的姐姐真的很幸福。“瞳妤缓缓地说。

‘’李兄,你终于醒了!“一个白衣男子走进来。

坐在榻旁的瞳妤突然站起来,吞吞吐吐地说:‘’李大哥,这是小宇的表哥刘陵,这几日宫中的事情都是他打理的,他…他也是皇位的继承人。“

我注视着眼前的这个白衣男子,清瘦的脸上镶嵌着一双寒夜星辰般的眼睛,双眉像两柄利刃一样,他身上散发着一种香料的香味,整个人尊贵无比。

‘’不错,在下是函宇的表哥,表弟的死我也万分悲痛,眼下本不应当提什么皇位之事,我更是不愿意坐这个皇位可众臣竭力举荐我,国更是不可一日无君,在下才忍痛继承皇位,事已至此我也会替表弟好好的治理天下。至于瞳妤我会像表弟一样待她。“

我看到瞳妤低下头陷入长久的沉默。

‘’不知李兄日后做何打算,我想你留在长安辅佐我,只是宫内如今四分五裂就是辛苦一些而已,我也无法替表弟照顾你。“刘陵说道。

我看了看他,‘’多谢,我懒散惯了不想留在长安,我今日便离开。“

刘陵笑着说:“李兄不愧是表弟的结义大哥,果真豪爽,既然这样我也就不留你了,那在下先告辞了。“

刘陵转身离开的一瞬看了瞳妤一眼,我闻到了那种香料的气味渐渐地变淡直至消失。方才刘陵的一番话倒也说的明白,就是要让我离开长安。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刘陵才是真正的元凶,那日在长安城遇到的那个马车的车主就是刘陵,三哥刘煜也被他利用了,如果他现在已经是皇帝的话,我想我就不可能活着离开长安了。

‘’瞳妤,你和他是一伙的,对吗?“我问道。瞳妤惊恐地抬起头,良久,她哭着说:‘’我没办法我真没办法,我是被逼的。“

我问道,“函宇怎么会就那么容易被烧死,还有刘陵和函宇一个姓刘一个姓萧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刘煜和刘陵又是什么关系?‘’

瞳妤说:“大火之前我给他喝了刘煜给我的下了迷药的酒,听刘陵说起过,小宇本姓刘不姓萧,听说他们是表兄关系,刘煜和刘陵他们只是认识,不过刘陵好像很尊重刘煜。“

我想过是不是应该杀了刘陵杀了瞳妤,可为什么要杀了他们呢,为函宇报仇还是出于江湖道义,总要有人做这个皇帝,谁来坐这个皇位不都一样,终究你争我夺的被时光化为青史的一粒尘,最终微不足道的飘逝。

回到玉荷苑,刘陵已经派人在那里备马等候着,又一次看到焚香的袅袅烟雾从那些牌位上不断升腾着,那些记忆深处的人,冯辇、何诺、石屠生、街程、南愈、大饱、北宫七玄、慕容九翎、林郁娇、木易洛瑶。

“洛瑶的牌位是我立的。“小米从一旁走出来。

我看着她已经全白了的头发,平静地说:“我们走吧。!“

小米笑着点点头,只是她满脸的水,或许,她哭了,或许,是我看错了!

离开皇宫的时候路过那座已经化为灰烬的宫殿,我看到离它不远处的宫墙上站着的瞳妤,她一个人在整个冰冷的天地间站着,就那么静静地站着,像一场做了千年的梦醒在了这个最不该苏醒的时代。而那场大火无论谁对谁错都终究还是带走了那个爱她或许也让她爱过的人,那个宫殿中日日夜夜孤独的少年。

终于要离开了皇宫也终于要离开长安这个曾让我和妹妹感觉温暖的城池了,

一旁的小米紧盯着城门,说:“叫花子,那里怎么有那么多人,我们过去看看。“

不远就听到人群里有一个人在念叨,

“召曰、皇帝于昨日卯时因病驾崩于寝宫,帝位将由刘陵继承…“

皇榜是今早张贴的,不得不说刘陵心机诡异,那场大火烧毁了与这个朝代有关的所有记载,函宇和他的这个朝代也注定在历史上永久消逝而不被后人记得!皇榜却丝毫没提宫内的大火之事,只简简单单的说皇帝病死于寝宫。

“刘陵,哼!我看啊他终究和萧函宇一个下场。“小米说道。

我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小米看着我,“有人坐这个皇位,就会有没有坐得皇位的人惦记着皇位,就会想法设法致皇帝于死地,你看你的结义好兄弟萧函宇,他要不是皇上怎么会被大火烧死,为了皇位那还有仁义道德可言,即使亲兄弟也是你争我夺明争暗斗,哪朝哪代不是这样的呢!“

我说:“别看了,走吧!“离开长安城的时候,在城门外看到一个疯癫的乞丐我还是认出了他,韩破!不过我没有告诉小米,至于他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只有他自己知道。身后的长安城依旧保持着我带着妹妹初到长安时它留在我心中的样子,记得那一年那场城南的大雨让我丢了妹妹,后来妹妹时常独自一个人偷偷跑到城南来找我,等我找她回去,除了下雨的时候,她说她怕在另一场大雨里我把自己丢了她找不到了,多年过去了,望着长安城,我丝毫看不出这座城发生的变化只是妹妹早已不在,对长安城在感觉也上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长安何曾真正的为黎明百姓而长安过!

“叫花子!你到底走不走,你盯着这座破城看了好一阵子了!“

“走!“说完我骑上马,同小米一起永远地离开长安回到了漠里…终于离开了!

两个月后,刘陵在长安即位,立瞳妤为皇后,开庙祭祖,开仓放粮!

“叫花子,叫花子…“小米嚷嚷着,

我回过神来才发现我们在漠里,看到眼前的小米瞪大眼盯着我。

“干嘛这么大声,怎么了?“我问道,

小米很小心地问,“你已经像木头一样呆呆的坐了很长时间了,来到漠里已经半年多了你总是一个人这样,你是不是又想起两年前的事了?“

我点点头,然后沉默不语。

漠里的花又开了十次,也落了十次,在这十年里我和小米再没去过长安,我们在漠里过着樵夫和村姑一样的生活,日子过的很平静很简单,关于江湖上发生的事很少有耳闻,凡是听到的无论真假都作了我们的闲谈。我每年都会带着小米去幽寒谷给妹妹和娘扫墓,也会给她讲我和妹妹小时候的事和与那棵枣树有关的事,我们每次经过楼逸镇的时候总会远远地看看缘来客栈,艾莺已经是那里的老板娘了,她的生意很好,只是我们从没告诉过她我们来过。

当然,我也会去月眠城,去月眠湖看那个孤傲的城主看那个在心里从未离开过的人,一年又一年,洛藤爷爷在七年以前不见了,再后来就再也没有见过,可能是死了吧!

漠里又下了一场大雪,雪下的比往年大比往年白,白的像小米的头发一样,小米很厉害的给我生了一个女儿,家里也比往年热闹比往年暖和。

透过窗户,看着外面的雪正安静地下着,我想在外面的人会不会很冷,也不知道师哥师姐在仙伊岛过的怎样,有没有想我!潘良和飞雪你们又在哪里,你们成亲了吗?何墨和王朗呢你们过的如何?雨薇姐你还是不愿见我吗?我好想你们!

小米说:“叫花子,你说我们的孩子叫什么名好呢,我们给她取一个吧?“

我说:“好啊!你取吧!“

良久,小米开心地说:“大豆。“

我好奇地问道,“为什么叫大豆而不叫小豆呢?“

小米笑眯眯地看着我,说:“因为大豆比小豆大!“

然后低下头缓缓地叫道

“……………大豆…大豆…“

tags:

热点 / Hot

最新 / Latest

手机客户端|关于我们|联系我们|招聘信息|客户服务|意见反馈|网站地图
Powered by 爱瞎玩网 湘ICP备12006741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