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临汾2015第二十七章拍卖画像

爱瞎玩网 干盛晋
爱瞎玩网 爱瞎玩  爱瞎玩网 2015-08-06 16:07:22  评论()

原标题:穿越临汾2015第二十七章拍卖画像

入目处就是拍卖大厅,划分了不同的区域,已经熙熙攘攘很多人聚在其中。左右两边有十几个小包间,都是像刘锐的这种的高级别请柬才能享有的。以往来都是底气十足的,这次看到来来回回的人群,刘锐脸上说不出来的尴尬,...

 入目处就是拍卖大厅,划分了不同的区域,已经熙熙攘攘很多人聚在其中。左右两边有十几个小包间,都是像刘锐的这种的高级别请柬才能享有的。

以往来都是底气十足的,这次看到来来回回的人群,刘锐脸上说不出来的尴尬,而一些以前都打招呼的相交还不错的,都跟无视他们一样,要不就是怪异的眼神,仿佛在说你们还能来?何二冷哼吊儿郎当的轻声道“狗眼看人低,那句话叫啥来着,虎落平阳被犬欺。”

杨静怡无奈的摇摇头道“人欺你了?多看你两眼咋了。”听完何二撇了撇嘴不再多说,只是加快步伐往包间走去。

而这时身后穿来一阵寒暄声,众人停下脚步看过去,可不就是多日未见的温力铮嘛,看起来脸色有些不太好。而温力铮也看到了刘锐一行人,眯了眯眼径直往前走,走到张金来身边时看了他一眼,道“你很好。”

何二站那里用手捂住鼻子,阴阳怪气的说道“哎呦喂,这哪来飘来的一股臭味,真是让人作呕。走了走了,太恶心了。”说完就往包间走去,众人都隐着笑意走向包间,压根就没搭理温力铮。

温力铮看着一行人走远神色莫变,在温力铮这边的人都面面相觑不知作何说。

坐在包间中能清楚的看到大厅内的每个角落,台子上的展品在包间内都会有LED显示屏展示细节部分,屋内布置舒适,各种东西应有尽有。

“拍卖会即将开始,各位请肃静。规则想必大家都知道,我就不多说了。这次将会有惊喜等着大家,定不会让诸位失望。好了,拍卖会现在开始”随着主持人的一声,众人纷纷鼓掌叫好。

“这主持人就是行内非常出名的,先前退隐,想来也只有这里能请他继续出山了,真新奇它的幕后主人究竟是谁”刘锐整个人窝在沙发中,看着台上的主持人,懒洋洋的说道。

杨邹轻声应道“嗯,这里的布局也都是分外精致,布的是个巨大的聚财阵,这高人自叹不如啊”

拍卖会如火如荼的进行,开头的众人都没有看上眼的,好的都在后边。但他们又没什么钱,其实都只是来散散心,看看有什么际遇罢了。几个人这便开了一场赌局,好不热火朝天,丝毫没有心情差距的影响。

“下面的可是好东西,是一巨幅画,是用锦帛为底,行云流水的画技。距年份推断,数千年历史是有了,但连我们都无法确定画的具体归属”主持人的话语也引起了刘晋等人的注意。

巨幅画被人推出,在木屏上展出。本来闭眸瑕寐的帝尧瞬间睁开眼,而刘锐猛地站起身来,扰乱了棋牌。

那画上女子好生熟悉,不就是鹿仙么。那男子?

刘锐看向帝尧,只见他目不转睛地盯着锦画,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画中男女明明是伉俪情深,却给人一种悲欢交集的离合之态。女子脚下生云,似是整个人飘飘乎不知所以然,男子站在石阶上凝神细望女子。

此画一出整个大厅都寂静下来,偶有小声议论夹杂其中,主持人见此状况开口道“这幅画是我们老板亲自带回来的,唯一可以确定的,这是古画,保存几近完美的古老画作,画中人物身份不可查。底价十万,每次加价五万以上。”

这便是真正帝尧的相貌,刘锐虽然没见过,但她有强烈的感觉,肯定这就是帝尧。这幅画与帝尧有八分想像。刘锐紧紧攥住龙型玦,帝尧那天在鹿仙走后给她的,说是物归原主,他不想再拿着了。

“拍下来”三个字从帝尧口中说出,让包间的其他人不由多看几眼画作,能让帝尧入眼的究竟有什么来头。

“这画...你可是知道出处?”何二不免出声问帝尧,却见帝尧端起桌子上的威士忌抿了一口,眼神深邃不见底。

刘锐见已经有人开始叫价,心里有些急“何二你甭多问了,拍下来吧,不会吃亏的”

话音刚落,帝尧一声叹息,缓缓起身站在LED显示屏前“这幅画是在昆仑时,被毕月乌偷画下来的...我与鹿仙。分分合合终究是躲不过天意,她离开,我另娶。这画也就成了我最后的一分留念,后来却被散宜氏拿走不知所踪。听说是到了鹿仙的后人手里,我也没再执着去寻。”

而唯一的服务人员却像是被雷劈了一样,怔愣在原地。帝尧扫了他一眼,抬手隔空写了个字,那名侍者便倒地不起。

刘锐微蹙眉头,略带担忧问道,既担心出人命,又怕他泄漏出去秘密“这侍者没事吧,这家拍卖行规矩多,尤其是服务人员不可欺之。”

“无碍,只是醒来后自然什么都记不得”帝尧放下手臂,隐于长袍中。这一手又让卫青等人面面相觑,

何二目瞪口呆,古有道撒豆成兵,隔空画符之大家,这就出现在眼前了?思及此,何二有些结巴,但又指着那画声音略颤抖“是你...的画像...?”

“嗯,唯一”帝尧轻声应着,眼依然看着画。此时价格已经到了七十万,多数人拍只不过是因为这是拍卖会幕后老板带回来的,要么是给面子要么捧场。

刘锐何二反应过来,二话不说直接摁了三百万的价格,笑话,身为临汾人,哪怕这画无人能识得,但自己留作收藏,能被后人知晓其中一二就足够了。这可是帝尧真实画像,更别提还有这段故事。不过他倒是担心起来,帝尧离开后不会抹去他们的记忆吧。

人心总是带着盲目跟风的,当一件东西再好,无人去买,也就一文不值。但有人出高价购买时,人们总会想是不是自己看走眼了,这东西就是价值连城。这不就有很多包间的人开始犹豫。

主持人都略带疑惑的看向这边的包间,遂即亢奋地出声道“三号包间老板好魄力,此时价格三百万,还有加价的么!”

而三百万已经是几个人全部的家当了,拍了这幅画就什么都没有了。可能下一顿饭吃什么都有问题。

温力铮在那边包厢皱起眉头,这三百万怕就是他们全部家当了,为什么要不惜余力拍一幅画?他有心掺一脚,但想起温老爷子的话也就作罢。那日电话里温老爷子是将他怒骂一通,直接收回了半数温家的大权,他现在做什么都是有所限制,想到此温力铮眼色一暗,不由自主的抚上左手食指上怪异图形的戒指。他马上就得赶去香港一趟,这是便宜这些人了。

大厅内议论声渐大,有不少人打起了电话,虽然有心也掺一脚,但三百万的价格确实不低,更何况能轻易出得起这个价格的,都是奔着再后面的压轴大件,万一在这个画上浪费了钱财,到了后边也就少了分竞争力,其他包间也就没有出声叫价的。

“三百万一次,三百万二次,三百万三次,成交!恭喜三号包间老板获得此画,应我们老板要求,将赠送您神秘礼品,待会一并送到您包间”主持人突然冒出来的话语,让何二眉头一挑,还神秘礼品?

众人没了看其他拍卖品的心思,全心等着画的送来,不多时,服务员敲响了房间的门,刘锐忙起身去开开,就看到那人带着白色手套,手里捧着个金丝楠木做的长木盒子,还有另一个四方形的小盒子。

刘锐将银行卡递给他,拿过来画便让他出去了,刘晋眼尖一看就能看出放置画的盒子都是有年岁的金丝楠木,光这盒子价值都是足足的。

热点 / Hot

最新 / Latest

手机客户端|关于我们|联系我们|招聘信息|客户服务|意见反馈|网站地图
Powered by 爱瞎玩网 湘ICP备12006741号-4